上海金牌律师网

徐某与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胜诉

 二维码 187
1-1P505231009232.jpg


  【真实案情】原告徐某诉称,原告于2006年4月18日入职被告的前身福建宝德服饰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以下简称宝德上海办事处)工作一向勤恳,被告却于2015年5月22日开具退工单辞退原告。因此,首先原告入职被告处已有9年,其次被告以原告经常迟到、2015年4月旷工满7天、给公司造成损失为由辞退原告,没有合法理由。因为,公司作息时间是9:30-17:30,原告没有迟到,被告所称未上班的8天系病假并非旷工,被告亦无证据证明原告给其造成损失故被告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原告月工资是人民币5,500元(本案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2015年3月10日开始的工资被告始终未付,被告曾于2015年4月10日向原告发放3月工资,但因其擅自扣款故原告未领取。此外,原告对自负加金470.46元的金额不持异议,但自2013年1月起个人自负加金部分被告系直接在发放工资时扣除,无需另付。双方最后一份劳动合同约定的期限止于2014年4月29日,此后被告未与原告签订合同,故应承担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被告上海**服饰有限公司辩称,**上海办事处与被告无关,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明确双方自2007年8月1日起建立劳动关系,2015年5月11日被告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故上述期间是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处上班时间是9:15,可以宽容至9:20,但原告经常迟到许久,为此被告曾两次发邮警示,但其拒不改正,2015年4月又有8天无故不上班,扣除女职工休息日1天,至2015年5月11日原告旷工满7天,且原告不及时交付与客户往来的发票,上班时还自营微商业务,给被告造成损失,故被告按《考勤管理办法》的规定辞退原告,系合法解除。原告月工资是合同约定的3,500元,被告按月足额发放,被告代为缴付的个人自负加金部分由原告另行支付被告,原告2015年4月10日之前的工资被告已足额支付,2015年4月11日至5月11日期间的未付工资3,500元,扣除7天旷工工资及加金自负470.46元的余额计1,903.1元,被告同意支付。双方最后一份合同约定期限届满顺延一年,合同期系至2015年5月29日,故不存二倍工资之责。被告亦不服仲裁裁决,诉请要求确认被告不支付原告:1、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5月11日工资2,152.1元;2、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6,000元。
  【律师工作】赵律师接手本案件后,仔细研读案情,再三推敲,多次做外调工作,并且详细询问当时人的情况,找出对当事人一切有利的证据,告知当事人......
  【律师意见】原告主张2006年4月18日至2015年5月22日,被告主张2007年8月1日至2015年5月11日,本院认定系2007年3月7日至2015年5月11日。因为第一,**上海办事处与被告系两个独立主体,原告入职该办事处工作不能视为入职被告;被告于2007年3月7日成立,藉此获得用人资格;劳动关系自用工之日开始,结合全案事实,应予认定原告入职被告系在2007年3月7日。在被告成立时,安排原告至被告处持续工作,此处用人单位的变更非因原告之故,期间双方未有结算劳动关系或经济补偿,原告现离职被告,在计算补偿金等费用时,应支持主张2006年4月18日至2007年3月6日在**上海办事处的工作期间算入被告处的连续工作年限。被告以考勤记录为证认定原告于2月、3月期间经常迟到,且认为对此已作两次书面警告,然被告依考勤机记录所作的考勤清单未交原告等员工确认,现原告不认可其真实性,故该记录仅系单方证据,被告主张原告严重失职、造成损失,须就失职行为、失职行为的严重性、损失存在等事实提供证据佐证,被告所称及举证均未能证明如上主张成立,故以此为由系依据不足......
  【法院判决】赵律师意见获法院支持。法院认为,被告系违法解除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59,500元;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徐俞文2015年4月10日至2015年5月11日期间未付工资2,965.17元。


在 线 咨 询
姓名
*
电话
*
内容
*
验证码
 换一张
*
确认提交
联 系 来 访

上海金牌律师


联系人:赵律师


电话:150 0000 4947


手机:158 2116 8868


地址:上海共和新路3388号


律师很忙,务必提前预约